(上接D80版)
  5 Q:你覺得你的最大對手是誰?
  楊波:以元亨利今天在紅木行業的高度,恐怕對手不多。我覺得沒有對手,同行業內,大家都是朋友,都有互相學習的地方。
  孫穎:對手方面,還是浙江那一帶的品牌和傢具吧。工業化生產已經很發達,生產成本比較低,傢具的價格也確實低。在北京地區,現在和我做同一材料的企業不多,但是我覺得明年會出現對手。
  汪曉兵:對手就是自己,因為發展是在自己的基礎上否定再發展起來的。
  關毅:我覺得我們沒有對手。資源不是同行搶走的,而是自己沒有把握住。同行業的發展也推動了行業的發展,這個行業才有希望。
  楊燕:行業里那麼多同行,每家都有比皇林苑優秀的地方,我們會向對手學習,不斷充實自己。
  孫顥:對手應該是和我們商業模式一樣的,例如實創、今朝之類的。
  孫威:最大的對手還是自己,突破以前的自己是最困難的。
  楊雪新:對手是與我們模式類似的,例如天盛、今朝等。
  田耘:最大的對手就是自己,是個人的感覺、情緒、精神狀態。一個人能夠戰勝自己的情緒,不消沉,不自滿,不驕傲,不氣餒,是最不容易的。所以在我做事業的過程中,始終沒有把哪一個人當成自己的競爭對手,而是把自己,把自己的精神狀態當成一個戰勝的對象,直到做成每一件事情。
  陳志宇:我最大對手是時間和速度,怕因各種因素導致來不及,抓不住機會;模式的成長需要時間,我不能不顧企業的死活,走極端路線去探討模式。
  冮鐵軍:說到行業內對手,我們認為均是對手也亦是朋友。同行業必然存在競爭,但也只有團結成為一個家居整體,保持有序的競爭,才能和諧發展。各有各的對策,應該不存在真正的對手。
  張晶:最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戰勝自己才能取得真的勝利。
  任成:還是自己,超越自己還是有難度的。人到一定歲數,我覺得我已經有惰性了,工作的激情也在衰減,我覺得我還要不斷地挑戰自己。
  郭冬玲:還是一些新的業態,可能對於一些剛接觸的東西,我感覺這個瞭解過程是比較有難度的。有時候有一個好的點,可能上手很快,但是有的可能沒有特別好的條件去瞭解,適應的速度就相對慢了。
  邵賢強:行業內有很多各方面發展不錯的標桿,在市場上占有率較大的品牌是很多企業發展的方向,沒有競爭就沒有發展。
  葛永明:其實企業在很多方面都會有自己的標桿和對手,不能說單一的對手。
  趙瑞海:行業里沒有對手,只有朋友。
  陳曉太:我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從來不會跟誰去比,所以我從來沒感覺到自己有過對手。
  崔之洋:我們的對手是同規模、同模式的家裝公司,例如元洲、業之峰之類的。
  6 Q:你最懷念的家居品牌或者家居人是什麼?
  楊波:陳增弼先生。他在紅木行業可以稱為“大家”,潛心做研究,寫的書稿真的達到了“著作等身”的程度,學術上對自己要求也很嚴謹。
  孫穎:廣東中山的區氏臻品,他們家的作品做得確實好,我知道的,很多北京紅木企業都在模仿。
  李泰岩:我更關心誰出現了,跑得更快。過去的事兒一般記不住,我們最關心的還是自己。
  汪曉兵:我和TATA的老闆吳晨曦是同鄉,對他比較瞭解。他是個個性很明顯的人,很有激情,也很有說服力。TATA的發展幾乎與今朝同步,也是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坊發展到現在全國知名品牌。
  關毅:美的傢具會讓我印象深刻,例如伍炳亮的傢具,充滿藝術氣息。
  孫威:最懷念的是鴻利博雅的汪文波。當時在2008年之前,他的公司在北京家裝行業內排得上前十,發展很不錯,當時他再挺幾個月,也許就過來了。這個市場真的很殘酷。
  王雲:我記得科寶做家裝時,當時給行業很大的震動,給行業上了一課,什麼叫營銷,什麼叫時尚的家裝。我第一次感覺到,家裝服務還可以當產品來包裝。
  田耘:要肯定一個家居品牌,要看發展的規模,產品的銷量,也要看其持續性,增長力,企業的內部文化,以及企業的核心團隊和領軍人物。綜合來看,這幾年北京家居行業中,集美的企業文化和價值觀,和我所推崇的和美企業文化是比較接近的,家居市場的發展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但以家和家美、集美這樣的追求和美企業文化,未來發展也還是會比較穩定和持續的。
  趙建國:家居品牌還是幾大賣場,但是沒有特定的品牌,我感覺大家都走得比較靠近。如果一定要說,我覺得行業內居然、紅星表現是非常明顯的。
  汪小康:當然是居然之家,其次是紅星美凱龍。再講深一點的,體系外的還有全友,規模做得非常大。
  葛永明:能記得的是很早以前的大連華豐傢具。
  林高寶:沒有懷念的,但是會對一些最早進入這個行業但是現在卻沒能發展起來的企業覺得惋惜。
  趙瑞海:懷念以前排隊購買天壇傢具時候的感覺。
  7 Q:你覺得行業里最大的創新是什麼?
  陳曉太:傢具行業是微創新的行業,行業里的小創新不斷。
  孫守江:行業升級,在消費者心目中由棚戶時代升級到MALL時代。
  邵賢強:傢具品牌的升級,由原來的大排檔到現在的專賣店,擁有自己的形象自己的系列,這是很大的創新。
  田耘:北京的家居市場行業由產品到企業,由產品企業做成市場,品牌疊加,打造成複合型的商業品牌,引領而成商街,再至商圈板塊,就好比十里河建材街的成功,家居市場模式的建立並完善是這個行業的最大創新。
  趙建國:我覺得最大的創新是家居企業都是由單向在向多元化發展,從原來賣使用,到現在賣體驗。或者換句話來說,就是在提升自己的天花板,使我們的家居賣場從原來的單一傢具,一開始變成傢具建材,後來變成了綜合貿,這是最大的創新。
  張晶:近幾年,很多家居企業紛紛試水電商,雖然現在是起步階段,但發展非常迅猛,這是拓寬銷售渠道的一大創新。
  任成:要說創新,13年前居然之家的先行賠付是最大的創新,現在來看就是明碼實價,其他的創新也非常重要,但是可能不如這兩個創新如此推動行業的發展。
  崔之洋:說實話,這個行業里的創新真不多。創新還得看未來。
  楊波:最大創新應該是款式的創新,讓紅木傢具更適合現代人的生活。
  李泰岩:十年裡,對行業最大影響是消費者對完整家居的需求。這種理念促使行業進步。這兩年是電子商務,互聯網對人們的生活方式有巨大改變。
  汪曉兵:行業創新應該是老房裝修的概念提出。這種概念在全國鋪開,促使行業格局的變化。
  關毅:機械化的使用提高了紅木傢具的產能,使整個行業受益。
  孫威:行業里最大創新是家裝體驗館的模式推行開來。以前裝修效果靠人嘴說,裝修工隊走街串巷的,行業也不被認可,有了大店模式後,人們能夠直觀感受到裝修效果,行業的形象也在提升。
  楊雪新:行業最大創新,感覺是從手繪到電腦作圖,設計方式的改變。
  (下轉D84版)  (原標題:回問十年 居家理想(3))
創作者介紹

屯門

gu28gugz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